五代后唐明宗——李嗣源(三)

五代后唐明宗——李嗣源(三)

接納諫言

63、——清閑豐收不享樂,兢兢業業更謹慎

后唐明宗年間,連年豐收,朝廷無事。馮道趁機進言道:“臣以前在太原時,曾奉五代后唐明宗——李嗣源(三)命前往中山,路過地勢險要的井陘關,臣擔心馬匹失足,都會謹慎的抓住韁繩。但是等到平坦大路,不再小心抓牢控制,卻被馬匹顛倒在地。臣所說雖是小事,但也能說明大道理。陛下不要因為清閑豐收,便放縱享樂,應該兢兢業業,更加小心謹慎。”唐明宗深以為然。

64、——君心化作光明燭,不照綺羅照逃亡。

后來,唐明宗又問馮道:“如今天下豐收,百姓是否富足?”馮道答道:“谷貴餓農,谷賤傷農,這是常理。臣記得近代有個叫聶夷中的舉子有《傷田家詩》:‘二月賣新絲,五月糶秋谷,醫得眼下瘡,剜卻心頭肉。我愿君王心,化作光明燭,不照綺羅筵,遍照逃亡屋。’”唐明宗便命侍臣將此詩錄下,經常誦讀。

65、——這是前朝有形寶,仁義便是帝王寶。

唐明宗得到一個玉杯,上寫“傳國寶萬歲杯”,并給馮道觀看。馮道道:“這是前朝的有形之寶,王者有無形之寶。仁義便是帝王之寶,標簽19因此有‘大寶曰位,何以守位曰仁’的說法。”明宗出身武夫,沒聽懂他的意思。馮道走后,明宗又問侍臣,這才知道馮道是說守住皇位要靠仁義。

嚴懲貪腐

66、——嗣源對貪很痛恨,懲治貪腐不留情。

李嗣源對貪污非常痛恨,繼位之后懲治貪腐毫不留情。汴州倉吏因貪贓被查處,其中涉案的還有史彥珣。史彥珣是功臣舊將之子,又是駙馬石敬瑭的親戚。王建立為其求情,希望能減輕處罰。李嗣源卻道:“王法無私,豈能因為是親戚而徇情。”他下令將史彥珣在內的涉案官吏全部處斬。

67、——丁延徽諂事權貴,監倉自盜而下獄

供奉官丁延徽諂事權貴,因監倉自盜而下獄。侍衛使張從賓等朝中權貴多為他求情,皆被李嗣源拒絕。李嗣源對張從賓道:“丁延徽拿著我的俸祿,反而偷盜我的倉儲財物,論罪當死!別說是你,就算是蘇秦復生,也不能說服我給他減刑!”最終,丁延徽被處死。

人物評價

總評

68、——在位時長國穩定,政治清明養生息。

后唐明宗李嗣源是五代時期一個少有的開明皇帝,加之他在位時間稍長,因此能使國家穩定,政治清明,人民休養生息,對歷史起了一定的促進作用。但他晚年也有嚴重的失誤,這主要是他的疑心過重,隨便殺戮大臣,尤其是連續誅殺宰相任圜和樞密使安重誨,使得君臣離心,父子猜忌,國家元氣大為凋傷。

——親軍抵御殺從榮,受驚愧恨快死去。

所以當他晚年患病之時,變起倉猝,禍生肘腋,身膺天下大元帥、守尚書令兼侍中的次子秦王李從榮,妄圖奪取帝位,率兵攻打宮門,列陳于天津橋。雖然禁衛親軍奮勇抵御并殺死了李從榮,但他終因受驚、愧恨交加而很快死去。

歷代評價

69、——雨泣赴難定宗社,撫事因心不失物。

郭崇韜:總管令公非久為人下者,皇家子弟皆不及也。 李琪:殿下宗室勛賢,立大功于三世,一朝雨泣赴難,安定宗社,撫事因心,不失舊物。

70、——出宮人而減伶官,輕寶玉珍卻鷹貢

馮道:伏惟皇帝陛下,天授一德,時歷多艱。翊太祖以興邦,佐先皇而定難,拯嗣昭于潞困,救德威于燕危,遏思遠而全鄴都,誅彥章而下梁苑。成再造之業,由四征之功。洎纂鴻圖,每敷皇化。去內庫而省庖膳,出宮人而減伶官,輕寶玉之珍,卻鷹鹯之貢

——登極之前人不足,改元之后時有年。

淳風既洽,嘉瑞自臻。故登極之前,人皆不足;改元之后,時便有年。遐荒旋斃于戎王,重譯徑來于蠻子,東巡而守殷殪,北討而王都殲,破契丹而燕、趙無虞,控靈武而瓜、沙并復。(《上唐明宗徽號冊》)

71、——雄武謙和財尤廉,家財屢空處晏如。

李存勖:吾有天下,由公之血戰也,當與公共之。 李紹宏:總管李嗣源是陛下宗臣,創業已來,艱難百戰,何城不下,何賊不平,威略之名,振于夷夏。 孫光憲:明宗始在軍中居常,唯治兵仗,不事生產。雄武謙和,臨財尤廉,家財屢空,處之晏如也。

72、——戰伐之勛高佐命,潛躍之事不經心。

薛居正:明宗戰伐之勛,雖高佐命,潛躍之事,本不經心。會王室之多艱,屬神器之自至,諒由天贊,匪出人謀。及應五代后唐明宗——李嗣源(三)運以君臨,能力行乎王化,政皆中道,時亦小康,近代已來,亦可宗也。儻使重誨得房、杜之術,從榮有啟、誦之賢,則宗祧未至于危亡,載祀或期于綿遠矣。惜乎!君親可輔,臣子非才,遽泯烝嘗,良可深嘆矣!

73、——即位之歲已六旬,純厚仁慈本天性。

王禹偁:明宗出自沙陀,老于戰陳,即位之歲,年已六旬,純厚仁慈,本乎天性。……故天成、長興間,比歲豐登,中原無事,言于五代,粗為小康。

74、——其即位時春秋高,不邇聲色不游畋。

歐陽修:嗚呼,自古治世少而亂世多!三代之王有天下者,皆數百年,其可道者,數君而已,況于后世邪!況于五代邪!予聞長老為予言:五代后唐明宗——李嗣源(三)“明宗雖出夷狄,而為人純質,寬仁愛人。”于五代之君,有足稱也。……其即位時,春秋已高,不邇聲色,不樂游畋。

——兵標簽14革粗息屢豐登,生民實賴以標簽1休息

在位七年,于五代之君,最為長世,兵革粗息,年屢豐登,生民實賴以休息。然夷狄性果,仁而不明,屢以非辜誅殺臣下。至于從榮父子之間,不能慮患為防,而變起倉卒,卒陷之以大惡,帝亦由此飲恨而終。

75、——年谷屢豐兵罕用,校于五代為小康。

司馬光:帝性不猜忌,與物無競。在位年谷屢豐,兵革罕用,校于五代,粗為小康。 何去非:標簽20① 后唐莊標簽1宗,承武皇之遺業,假大義、挾世仇,以與梁人百戰而夷之,乃有天下。可謂難且勞矣。然有二臣焉:其為韓、彭者,李嗣源;為寇、鄧者,郭崇韜也。嗣源居不賞之功,挾震主之威,得國兵之權,執之而不釋也

——鄴下之變一旅眾,西趨洛陽無人境。

莊宗無以奪之,而稍忌其逼。② 鄴下之變,嗣源以一旅之眾,西趨洛陽,如蹈無人之境,其遷大器易若反掌。③ 使崇韜之不死,舉全蜀之眾,因東歸之士,擁繼岌,檄方鎮,以討君父之仇,雖嗣源之強,亦何以御之?蓋嗣源有韓、彭之逼而不踐其禍者,莊宗無高祖之略故也。

76、——焚香祝天發誠心,天既厭亂生圣人。

胡安國:明宗美善,頗多過舉,亦不至甚求于漢、唐之間,蓋亦賢主也。其尤足稱者,內無聲色,外無游畋;不任宦者,廢內藏庫,賞廉吏,治贓蠹。若輔相得賢,五代后唐明宗——李嗣源(三)則其過舉當又損矣。其焚香祝天之言,發于誠心。天既厭亂,遂生圣人。由是觀之,天人交感之理,不可誣矣。

77、——安于死生禍福際,英雄識度不可及。

胡三省:① 李嗣源答朱守殷之言,安于死生禍福之際,英雄識度自有不可及者。② 李嗣源在河北時奏章為元行欽所壅遏,猶可言也。渡河據大梁,莊宗嘗至萬勝鎮,君臣相望數十里間耳,既無一奏陳情,又無一騎迎候,莊宗既還,但以兵踵之而西,此意何在哉!

——起于行伍為天子,明宗常疑相輕己。

③ 明宗,晉王義兒也,得國之后,坐視義父之遺育為魚為肉,何忍也!他日詎可望麥飯灑陵乎!④ 唐明宗起于行伍而為天子,常疑宰相輕己。豆盧革、韋說之死,猶曰自取,然以此而斥任圜,卒亦置之死地,大誤矣。 ⑤觀于可洪、張筠之事,帝之廟號曰明,亦有以也。

78、——愛養民力循有年,目不知書古訓合。

陳櫟:明宗本應州,為武皇養子,本無黃屋之心,遭時之亂,為眾所附,自此以后,主天下者又一族也。莊宗之失,率皆反之。誅贓吏,損宦寺,減宮女,裁優伶,縱鷹犬,委任宰相馮道等,愛養民力,循致有年。目不知書,而所為多暗與古訓合。(《歷代通略》)

79、——親賢懲蠹修太平,五谷豐登唐賢主。

羅貫中:明宗御極本天成,泣訴莊靈發至誠。外戒游觀安社稷,內無聲色肅宮庭。親賢懲蠹褒廉吏,寡過修身幾太平。五谷豐登民樂業,漢唐賢主不多稱。

80、——焚香禱天求誕圣,末年儲嗣喪從榮。

楊慎:唐明宗,李嗣源,胡人異姓。勇鬬戰,屢建功,養子螟蛉。討鄴都,軍士嘩,身為擁立。入洛陽,監國政,志在經綸。遠女色,減中宮,英明有道。惜生民,休士馬,五谷豐登。夜焚香,禱蒼天,早求誕圣。只末年,諱儲嗣,激喪從榮。(《廿一史彈詞》)

81、——嗣源每以國民安,天意遂以豐應之。

張居正:唐主在君位,止歷八年,不能永久。但是每年豐谷熟,民樂有年,敵國罕侵,束兵息馬,人無爭奪,據五代之君,比之如明宗之世,雖非漢文景之盛,亦小小平安世也。彼嗣源胡人耳,每以國泰民安留意,天意遂以豐安應之。

82、——乍然蹶興不折矢,旬月即帝嗣源始。

王夫之:① 李嗣源當郭崇韜、李存乂、李繼麟駢首夷族之日,朱守殷戒以震主之勛,勸為遠禍之策,而嗣源曰:“吾心不負天地,禍福之來無可避,委之于命耳。”斯言也,可以全身,可以致福,終以奄有朱邪氏之國,不亦宜乎?② 唐之亂甚而必亡也,朱溫竭其奸謀十余年而后篡;朱溫之虐也,存勗血戰幾死幾生而后滅之。乍然蹶興,不折一矢,不需旬月,而即帝于中士,自嗣源始。③ 君子于僭偽之主有取焉者,唯嗣源乎。

83、——其子從厚從珂殺,遂至于亡亦天道。

秦篤輝:《五代史》書李五代后唐明宗——李嗣源(三)嗣源反,綱目多恕辭。觀于嗣源監國,魏王繼岌至長安自殺,嗣源之反乃不可得而掩矣。蓋亂兵之逼可恕,紹榮之遏可恕,洛陽之據不可恕。洛陽之據縱可恕,繼岌之殺必不可恕。且嗣源不據洛陽,郭從謙亦無由倡亂而弒莊宗。莊宗既弒,果無叛心,何不求其子繼岌立之,而使其自殺乎?嗣源之為君,甚有可取,究無以解于反之一字也。后其子從厚為李從珂所殺,遂至于亡,亦天道也。

84、——明宗本無欲立心,資性寬厚無苛政。

乾隆帝:明宗本無欲立之心,資性寬厚,無五代后唐明宗——李嗣源(三)苛猛之政。然目不識丁,而輔佐之臣不過馮道諸人,欲期致治之盛,亦已難矣。(《后唐總論》)

85、——遇軍變后向京師,并無反心欲自訴

趙翼:明宗遇軍變后,率兵向京師,并無反心,只欲自訴。迨莊宗被弒,猶欲俟其子繼岌至而奉之,可謂純臣矣。然考當日情事,有不盡然者。明宗性本淳實,兵變之初,固不肯因以為利,即兵變后,欲歸藩待罪,欲上章申理,亦屬實情。然是時惟有只身歸朝,庶明心跡,而明宗武夫,豈能知此?

——勢當騎虎難下時,不得不為挺走險。

方外怵于元行欽之奏其反,內惑于石敬瑭、安重誨等之勸其反,勢當騎虎難下之時,不得不為挺鹿走險之計,則當其率兵而南,固已變計決反,非真欲面訴于莊宗之前也。天下豈有欲自訴不反,而轉舉兵向闕者?本紀所云,赴闕自陳,可不辨而知其飾說也。

86、——固已暴露入洛后,何不誅逆為復仇。

蔡東藩:李嗣源果為無罪乎?曰:薄乎云爾,惡得無罪。嗣源為部眾所逼,擁入鄴都,尚出于不得已,及移檄會兵,進據大梁,無君之心,固已暴露,入洛以后,何不亟誅首逆,為故主復仇?且魏王在外,未嘗遣使奉迎,通、雅二王,由安重誨、霍彥威等,定謀致斃。

——弒莊宗者郭從謙,令弒莊宗實嗣源。

徒以一責了事,自飾逆跡,古人所謂欲蓋彌彰者,可為嗣源論定矣。至若存霸之死于晉陽,繼岌之死于渭南,且未聞一言痛悼,并假面具亦揭去之。百僚勸進五代后唐明宗——李嗣源(三),靦然即真,謂非篡逆得乎?讀是回畢,當下一斷詞曰:弒莊宗者為郭從謙,令從謙得弒莊宗者實李嗣源!

墓葬紀念

87、——邙山二十四帝陵,河南孟津送莊鎮

徽陵是邙山陵墓群二十四座帝陵之一,位于河南省孟津縣送莊鎮。根據《中國歷代帝王陵》及《中國文物地圖集河南分冊》記載,徽陵墓冢為圓丘形,高12米。

Write a Comment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 *標注

深圳风采2012017